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

明见法性空,坚持因果行,没有比这事,更绝妙神奇!

 
 
 

日志

 
 

八字正解(5)  

2011-06-16 09:38:45|  分类: 2、四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字正解(5)


 

二、富贵贫贱大纲

从一个八字中看出富贵贫贱的总格局,这是八字命学研究中的核心。就传统经典命书而言,对八字整体上进行把握与认知主要有三条路线:一条是依《子平真诠》为主所代表的传统格局理论体系。这一理论体系涵盖了《渊海于评》《神峰通考》《三命通会》中的精华与灵魂所在。可惜的是由于对传统格局理论在认识上的偏颇,这一传统经典在民国以后几乎无人真正问津且有精通者,台湾的粱湘润老先生虽然明嘹这些格局的正旨所在,但这位老先生八字研究的重心似乎还是放在《穷通宝鉴》一书之上,以至到现在真正读明白《子平真诠》原著本意的人几乎没有。相反的是,依俗说“病药”用神观来依附曲解《真诠》正义的人士却不计其数,像民国时期的徐乐吾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位代表人物。徐乐吾先生一生精研八字命学,可惜在《子平真诠》的评注上犯了方向性的错误。他所认知的“用神观”和《子平真诠》作者沈孝瞻先生所以为的“用神观”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与范畴。比如《子平真诠?论正官》中所议论的官格用财用印一说,沈孝瞻先生所谓的官格用财用印,乃是据于月令正官为吉神,故而喜用财星去生助正官,或用印绶去护卫;官格用财用印的中心去围绕着月令正气官星的,而徐乐吾所理解的官格用财用印,乃是据于日主在官格中的强弱去推定的。官格中日主强健过于官星,则用财来耗日主;日主衰弱不如官星有力,则用印来泄官生助日主。徐乐吾所以为的官格用财用印是围绕日主强弱去进行的,其跟沈孝瞻的原意截然不同,从上可以看出徐乐吾氏所犯之错误简直不可恩议叫人不可原谅。而民国以来的绝大多数研命人士皆依徐乐吾评注的《子平真诠》本为依据,不知不觉中就误人了徐氏的错误思维轨道之中,反而对原作者沈孝瞻先生在《真诠》中所欲表达的子平家原意知之不详了。因此今后有机会的话,笔者一定会来评注《子平真诠》这二本经典命书的,还沈孝瞻先生著书的本意之所在。

民国以来判断一个八字全局富贵贫贱整体情况的另一种主要方法就是依据《穷通宝鉴》这一本命书去走的。这种论命方法在港台蔚然成风但在现今大陆鲜有人涉及精研,且一些涉及者也过于肤浅单向缺乏深度与圆融。就一个八字而言,它的表达语言无非是干支五行语言和十神语言二类而已。《子平真诠》所代表的传统格局派主要是从十神语言这一角度来探讨命局的,而《穷通宝鉴》则完全主要是以干支语言从支干物理性情与四时气候角度来讨论一个八字的优劣程度。这也就是当今大多研命人士视《穷通宝鉴》是为研讨“调候”专著书的主要原因之一。事实上按《穷通宝鉴》全书的论命思想来看,这是一本偏离正格经论的另类书。它所提出的八字成格成局所对应的成功人士型态基本上都是一些枭雄式的人物命格。比如甲木日主专用庚金丁火,庚金为七杀丁火为伤官两大凶神一旦配合得宜是也会成一个好八字,其对应必是一种人生发达成功的样式。但是由七杀刚猛残酷丁火伤官多才艺狡诈傲慢所配合成功的命局,其人必是曹操式的枭雄,难于按世俗的正统价值观去肯定。要明白的是,《穷通宝鉴》所提出的一些基本看法都是较偏激和不够圆融辩正的,比如甲木生于酉月,《宝鉴》便以为八月金刚木柔务须急要丁火出来锻金制金,殊不知八月辛金为甲木日主的正气官星,大忌年时露出丁火伤官来破坏格局;只有八月庚辛混杂俱露的情况之下,方可有丁火来取清官煞;若八月辛金一位透出再逢丁火“照面”制克,这种命局别说大富大贵反而会在官场上多灾多难了。又如辛金生于巳月,巳中藏有辛金日主的丙火正气官星是可作正官格来定局,《穷通宝鉴》则死执辛金务要壬水淘洗此一偏执依据,也强调四月辛金一定要见壬水方为上格论,同样也犯官格之大忌。因此若不能真正了解正格(六格)的意义,死执《穷通宝鉴》一书必然会错误百出,故而一般人研命先不要去看《穷通宝鉴》,此书误导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若有了一定的论命功力,再去看《宝鉴》书就会融通辩证的多了,这个时候《穷通宝鉴》方会给你的八字论命会有真正的帮助。

当今研命人士的最权威最根本的理论依据就是任氐注本《滴天髓》。《滴天髓》一书论命的基本思路已经抛弃了传统格局专重月令此一核心了,它完全是依日主强弱作为惟一标准而分喜忌从而将八字命学庸俗化成搞平衡的“翘翘板"“空理”“玄理”,在八字评判的规范性方面实在不足叫人难于把握;它彻底抛弃传统格局、神煞、外格、地支刑害等一些主要阐命理论,否定传统女命和六亲的一些经典看法将传统八字命学主流体系颠覆,在民国以后的命学界产生了巨大的消极影响。但退回来讲任氐注本中的500多例命造的阐释,又可看出任铁鲽显然是精通传统主流论命体系的主要内容。这种理论阐释与实例评命之间的巨大脱节与差异是令人惊诧的,因此一般子平爱好者若无深厚的传统命理功力就去向任氐学习,其结果只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尴尬下场了。

就笔者所知在清代道光以前,中国传统研命人士大致分为“渊海派”和“神峰派”二大流派;前者主要依《渊海子评》为研命推命之基本依据,后者则依《神峰通考》为论命的主要根据;但此二派则又公认《三命通会》为八字推命中最重要的“集大成”之作。换言之在清代中叶以前的术界并没有《子平真诠》《穷通宝鉴》《滴天髓》这三本命书的市场与影响,只是后来在陈素庵、任铁鲽、袁树珊、徐乐吾等人的极力渲染下,这三本命书竟然后来者居上超越前三本古老命书的,笔者把《渊海子评》、《神峰通考》、《三命通会》谓之命书中的“前三本",把《子平真诠》、《穷通宝鉴》、《滴天髓》则谓之命书中的“后三本”。就“前三本’’而言,它们基本上属于同一传统主流论命体系的,皆特别重视月令在全局内的中枢地位。而“后三本”中的《子平真诠》则是直接对“前三本”中的核心部份“正格”一块研究得最为清晰说明系统,深得传统主流论命的精神实质。至于“后三本”中的《穷通宝鉴》一书其理论渊源显然出于《渊海子平》中的“十干体象”说和《三命通会》中“卷四”中的“论五行时地分野吉凶”说,它只不过对五行支干性情与四时节令气候作了技术上的解构与深化,其论命之主轴仍然紧扣在月令此一核心上。只有《滴天髓》任氐注本一书打破传统主线,将月令这个传统论命的中心转移到日主强弱此一中心之上,从而编制出一个与千年传统路线格格不入的现代论命系统,并且在当今术界占据了不可动摇的“正宗”地位。

事实上,“后三本”的发展也是从“前三本”为基础走过来的,脱离“前三本”来直接谈“后三本”基本上是空中楼阁。在古今这六本较共认的经典命书中,笔者最推崇的是《三命通会》,这本书真可以说的上渊源流长博大精深了,成为古今所有命学中当之无愧的“集大成书”和“辞典书”了。是书作者万民英先生对八字命局富贵贫贱大纲式的基本看法主要集中在《三命通会》“卷四”之中,“卷四”之中分为①论十干坐支兼得月时及行运吉凶;②论十二月支得日干吉凶;③论五行时地分配吉凶;④论木、论火、论土、论金、论水;⑤论甲乙、论丙丁、论戊己、论庚辛、论壬癸等五大块主要内容。其中的第③④项内容就是《穷通宝鉴》立论的基础;而第⑤项内容则包括了万民英先生对十天干在四季十二个月内取格论用的主要看法和一些支干命局特征的重点性论述;这部分内容是《三命通会》全书中最核心最具备实战价值的精华所在,也是笔者夜以继日攻研的主要对象。这部分内容涉及正格、外格、取用、病药、调候、扶抑、通关、均衡等后世命书中所开列发明的所有东西,非常渊博又很系统。现笔者摘录其中大纲及重点作全新编排以方便整体理解十干在十二个月的一些论命原则与行运喜忌,使52万种八字组合类型能够全部提纲契领地分门别类地归人这些条目式的各种论述之下,使其成为一个较为系统较为圆融可以足够信任的八字论命范式。

论甲乙

春木

甲乙春生寅卵月,喜逢金火是荣名;

莫将水土推为用,曲直趋乾又一评。

甲乙生正二月,其木专旺。遇金用金,是木要成材定见金也;遇火用火,是木火通明之象也;水土此二月休死难为用神。若成趋乾、曲直、类象等格,虽无金火,亦可功名。用金不宜见火,用火不宜见金水;用金者尚宜水印,用火最嫌水金相战。

且如甲木遇申庚,柱有巳酉丑辛字扶其金旺皆吉,如金既轻遇火而行火地难以金为用。若辛字虚立,干支别无金位,只是常人。

    甲日丙透不遇枭煞更得寅辰二字多,兼以身旺行火地皆主富贵,柱不忌丁,惟怕丙,如有去配之神亦不执定。

四柱无官专用食伤,身旺行火土亦主名利。如水火金互相攻战更无去配乃下命也。独步云:甲乙生春月,庚辛干上逢;离宫推富贵,坎地却为门是也。

徐伟刚注:这儿的用金用火之义,就是使用金来削木成材,用火来通明木材之象。至于水土休囚死绝难为用神,是指水土元气难以发挥功用之义。

论命中最讲究的是“去留舒配”和“轻重较量”。《渊海子评》对“去留舒配"的解释是:“去者,去而不用;留者,留而用之;舒者,属而伸之;配者,合而成对。”比如八字中庚辛金为凶,有丙丁火旺相克制使庚辛金受制无法发挥作用处于抑制状态,是为“去者”之象。比如八字中壬癸水旺相又无土克制自然可以存在命局中发挥功用,是为“留而用之”。比如八字中庚辛金受丙丁火抑制而屈伏,得壬癸水克制丙丁火去之使庚辛金重现“生机”活力发挥功用,是为“屈而伸之”。比如八字中丁火透出会合壬水,则丁壬合成一家,丁壬两字相互牵制无可作用,是为“国者,合而成对”。

比如甲乙生寅卯月,柱中有庚辛金通强根申巳酉丑位作用神,不料其他位透出丙丁火来克制金星用神,这时务要壬癸水来去丙丁火食伤以护卫官杀,则局中庚辛金依然可以发挥作用,但格局已不纯粹了;绝对不如局中庚辛金清秀而柱中无火神侵拢来得品格高级。

大凡柱中吉神要留而用之曲而伸之,凶神要去之不用配之成对则成格作吉论;若凶神留之伸之、吉神去之配之则败格作凶论了。

木生春旺弟嫌兄,谁道无情反有情;

或火或金成一用,不逢金火格多评。

木春本旺,财官俱绝,更遇比肩无情;如遇一金或一火为用,反赖比肩之功可以论福,无金火平常。

如甲得庚辛申巳酉丑亥一用宜水。

又如丙丁火无金水破,比肩旺食反吉。

趋乾格亦宜比肩,又是一用。

如生三月别有取用,亦赖比肩。

又乙日遇金局无丙透,又是一用。遇丙丁身旺无,水又是一用。   

类象一格,亦宜比肩兄弟;成则贵,冲拆不论此格。

木生三月,亦有金土之用,其甲乙得庚辛官虚露,比肩分夺合;又无别金亦无别情,不吉。

如丙午  癸巳  乙亥  丙子是丐者。

辛巳  庚子  乙丑  丁卯是平人,丁酉运跌死。

壬戌  辛亥  乙亥    丙子嫌辛字,卯运不如,甲寅丙合辛贵,由贡而擢御吏,无子。

古歌日:乙木逢阳遇子多,名为聚贵福重我;局中最怕南离地,官煞来冲无奈何。

甲乙春逢金火期,分行南北名利宜;

火宜南地金宜北,反此而行两不时。

甲乙生正二月,金为用神无火战,宜行北地主名利。火为用神无水金重战,宜行南地则可名利。如原火局行南方,木被火焚。故用金见火人火方,用火见水入水地,乃平常之命。

甲生春季夏间来,丙火干头作寿胎;

戊本是财壬是印,运临酉地风雨摧。

甲生三月与夏间,以丙戊壬为用神,行酉地向禄本吉,岂知是壬丙戊败死之地;有此为用运行其中,皆不作吉论。如辛亥  丁酉  甲辰丙寅是贵命也。

甲寅庚透春夏生,煞浅身强最有情;

羊刃如逢时月下,却将高贵反常评。

甲寅日生春夏,柱遇庚金煞浅身强本吉,缘春夏庚金力轻,遇乙刃与煞暗合,自旺无倚不作吉论。若庚金有根或别有庚字不在此论。

甲申春月喜重庚,壬乙相逢入帝庭,

无乙只宜名利浅,丙丁沾破作常评。

甲日春生庚金多,遇有乙壬亥丑取贵,无乙则减。若遇丙丁重战,金力轻不胜火克,乃不足之命,须有印去配方可。

甲日如逢乙亥时,庚金透出喜乙妻;

丙丁若也无相混,岁运申庚名利齐。

甲日逢乙亥时趋乾格,喜柱有庚合乙;故忌见丙丁害庚及泄主之气,岁运遇申庚主功名,忌行主死用败火焚之地。

乙生春月见金强,酉丑亥逢大吉昌;

错节盘根喜琢削,如行南地反为殃。

乙木春正旺,错节盘根非金强不成器,故宜琢削。如柱有庚辛巳酉丑为官煞混,宜丁火制煞,岁运见酉亥丑为吉。如生巳月逆行辰卯寅亦吉,若行火木旺地伤去其官不吉。

乙生卵月见金功,运行水金去火通;

申子酉中应许贵,火临相聚格还空。

庚辰辛巳时中遇,乙巳逢牛总一同;

水金运底成功业,术火相逢反落空。

乙生卯月,用金不宜见丙火在干引领支中之火及木相会,皆坏格局;宜行金水之地去火木则吉。

徐伟刚注:若死执《穷通宝鉴》的教条,乙木在春三月绝无用官杀配印成局的贵格,其说之偏执可见一斑。事实上,春令乙木旺相也可配金水官印或杀印局来取贵论的。当然也有取食伤泄乙之秀气来作贵论的。

乙日春冬时遇辰,再逢辛巳一般论;

如行印地分荣贵,只怕丙丁损用神。

乙日春冬遇庚辰辛巳时只是一用,遇壬癸子辰之印可言富贵;混则富。若见火多损用,乃小人也。

乙日春生用丙丁,水金不遇妙南行;

不宜西北兼归墓,身旺无枭水地平。

乙木春生身旺以丙丁为用,柱无金水行南地发福;怕逢水金及会木人墓。若身用旺行北不妨,透土不忌水。

乙逢辰巳午未时,就里藏真未易知;

若得土金皆有用,只恐旺处更无依。

乙木不拘提纲,得辰巳午未时,行人金地或火土便为有用。若入亥卯未地,柱原有一二字会成木局全不吉。

夏木

甲乙夏生四五月,庚辛带水却为宜;

土神未月连金用,不透伤官贵可知。

甲乙夏生乃食伤与财为用,如火土不露只是金水,运行金水得宜。如甲用庚壬有根,行东则吉。若丙丁庚辛互露,行西不吉。专用丙丁不遇金水,柱有比肩,行东大发。如戊己透干,更无水佐,行西虽云向禄,以不吉论。

乙见壬庚两露干头行西富贵;或是火透行东发,遇火无水反焚其主。

故甲乙二日在夏宜用比肩。用火土不宜见金水,用金水不宜见火土。

如庚申、壬午、乙卯、戊寅;庚辰、壬午、乙未、壬午两命用金水。

丙辰、乙未、甲申、己巳;丙寅、乙未、甲申、乙丑二命用火土,皆吉命也。 

徐伟刚注:夏木用金水乃是官印或杀印局,以柱中水去月令之火,运行西方官杀得位,大富贵。此理也即《穷通宝鉴》夏木见水伤官佩印之论。

夏木不见金水露出火土当令之神,便作伤官生财论,喜逆行东方身旺之乡以任财,也作富贵论。

夏木见金水火土互露互相攻战无去配者,必作下命议论;如有去配也作吉论,但格局不纯粹也。

甲乙生炎火土敷,西行营利责难图;

行东遇劫成家业,值水西遗甲怕枯。

甲乙夏生遇火土露本为用神,行西见金乃舍去火土用金,金遇原火交战,亦不能用;乃来而不来去而不去,只是营利之辈,莫言见贵禄便拟富贵;若行东则吉。原有壬癸水生不足破用,如甲日遇火土重,遇水生行南与西俱不为吉。乙日遇官印虚露,西地吉。

夏生乙木遇壬庚,运向西方禄自荣;

乙丙若无局内见,读书应许有功名。

乙生夏月遇庚壬二字,行西方拟贵;若见丙丁主平常。如庚壬有根,行旺金岁运,是读书秀才必中。如坐巳丑日得壬癸印亦吉,酉日不堪。

木生夏月节枝横,此地财伤要劫生;

畅茂繁华根未盛,劫多用重两宜情。

木在夏生火土之时,若干头再见火土,最要劫多生火,火生土为财;以此比肩多能任,莫言比肩多反分其财也。古歌云:木逢壬癸水飘流,日主无根枉度秋;岁运若行财旺地,反凶为吉佐王侯。

如甲寅、庚午、乙卯、戊寅;乙未、壬午、甲子、丙寅二命此肩为吉。

秋木

甲乙秋生两样言,乙多金贵甲单尊;

两干飞临无射月,内有财官要印存。

甲木秋生不宜金多,见印则吉;不宜水多,多则流。乙不忌金多,得印则贵;俱忌火土伤官坏印。

如甲生八月正官,忌丁卯火局,运顺行不妨贵。柱有壬癸子辰之水,虽有火行南亦吉。如用土兼官人墓,名利难进。

甲生九月,宜比肩及亥卯未佐之;或得一金一火人格无破,皆为吉论。若亥申庚巳酉丑类,不遇丙丁戊己别是一用;或趋乾、胞胎、煞印皆可言吉。柱戊己透,要身旺行旺方可,不宜再露火金。用金不宜见火土,用火土不宜见金。如只用金,辛虚露别无地支之金,只是平常。

乙日九月,戍中原有戊辛丁,得遇巳酉丑庚辛申辰,须见壬癸亥子之印方妙,丁火配制无妨。

如专用戊内无破,只以富断。

若金火互相攻战,及两干只是火局,又行火地,乃驱驰不足之命。

如丙申、戊戍、甲午、乙亥状元尚书,是甲趋乾,又地天交泰。

己亥、甲戍、乙亥、癸未官给事,巳运死。

甲生秋月主逢财,印绶官星并带来;

运转南方名利显,伤多只恐子星乖。

甲日生七八月官煞印绶多,又见戊己土财,运行南方伤煞之地;官贵太过,宜行剥削之方,乃得中和,主进爵加禄;但火金交战,赖财生贵,子终有损。经云:木嗣并绝于南,子息则损,纵有别生。

如癸酉、辛酉、甲申、戊辰;己酉、癸酉、甲寅、己巳二命俱行南运,虽进职无子。

甲申酉月煞官俱,莫要猜疑作混看;

干上再逢庚字透,地支煞党终—般。

甲申日生八月,莫言官煞混,柱中辛庚多总作煞论;遇印扶身及制煞皆吉。若火多无水盗气不吉,如遇巳酉丑时亦非全神,皆依煞论。

甲生八月禄当时,最怕卯丁来破之;

谁信北行终富贵,运南有水亦能支。

甲生八月辛宫得时,柱遇卵丁火局本畏,如顺行运经北地,其火遇制不能害金,不可言卯丁玷之不贵。或原无水破带病行东南则真不吉;如柱有壬癸子辰亥水,干不遇土,行南亦能发达。若此月柱无火土用印再行水地,盗尽金气亦不为吉,勿执官印之名。

甲戍干支三两重,火金却喜格中逢;

如无金火复行水,此命终须主困穷。

甲生九月,若有二三重甲戍,干头宜一丙或一庚一戊,得地支申辰可言成人;如干支无金火,又行水地则无用。倘运得火乡可获其福;若身弱土火多亦不足之论。

甲生季月乙巳时,壬癸推他作印奇;

火土相逢名利遂,水金运底更多非。

甲生季月有财官等物,时遇乙丑、己巳,宜见壬癸印助,非金神忌水之论;逢土火则发财,金水之方不利,别月及癸酉时忌见壬癸。

甲日无他丑巳时,金神格也定非疑;

赤黄运遇成名利,水木之方又不宜。

甲日他处别无取用,遇乙丑、己巳乃金神格,宜行火土运;忌人金水方冲拆皆作不吉论,主称意中亡。

乙日秋生官最强,喜逢辛煞反荣昌,

蛇牛宜见嫌南火,微水扶持入庙廊。

乙日秋官本庚,宜见煞则利;无煞虽功名未若煞而易成。若官煞互见,遇印绶则无嫌。孤庚无煞则名利进退或自身异路之拟。

今世达官多用煞,故煞胜官。若遇丙火及土,无印人南不吉。

乙日如逢辛煞多,见丁相击无奈却;

旺金去火翻为吉,青赤交持名利薄。

乙日金多见丁火相战不吉,丁丑时不忌。原有丁火再行见丁,制伏太过,运行去火旺金之方又吉;若人火木会旺之地,用神虽倚,乃虚名虚利;柱中见柄皆不利也。

乙生巳酉丑月中,最喜时支一样逢;

印绶再来年月助,千红万紫感春风。

乙日生巳酉丑月,更遇巳酉丑时,柱中若得印佐或行印地,皆主富贵。古歌云:六乙生逢巳酉丑,局中切忌财星守;若还行支到南方,管取其人寿不长。又云:乙木生居酉,切勿逢巳丑;富贵坎离宫,贫穷申酉守。

如癸卯、辛酉、乙酉、丁丑此命平常,七十三人卯地死二子。

乙卯坐禄见财官,庚辛带水利名看;

不论何月时辰巳,丑午相逢亦类观。

乙日逢丑辰习惯巳午时,俱财官煞印食神之奇,四时皆作一用,但金水互见乃功名之象。若庚被丙伤、辛被丙合无实用不吉。

甲在春生乙在秋,煞官重叠福优游;

甲秋春乙如多遇,有印须知亦贵铸。

甲木春生官煞多,要印助之则吉。乙木秋生官煞多,遇印亦富贵。若甲生秋乙生春,官煞少富贵,多则不贵;无印尤不利。

如庚申、甲申、甲申、庚午,煞重木死无印困穷。

庚寅、庚辰、甲申、壬申,甲日春生煞金有印富。

如丁酉、癸卯、甲申、壬申,甲木春生煞纯有印贵。

如乙酉、乙酉、乙酉、壬午,乙木秋生纯煞有印贵。

冬木

甲乙冬生木本枯,若逢金地反宜乎;

金多成格为官印,用火尤嫌水土敷。

甲乙冬生本印,无金火土则不足持印之美。柱中多申酉庚辛酉丑,乃拟煞印、官印格作上命论。

如甲只一辛、乙只一庚,干支别无金透藏,又不行金地,官露无根,虚名虚利。

如得丙丁戊已食伤两旺,行东南运发达。若壬丙相见,丁癸相持,皆不吉。

用壬癸印行丙丁巳午方,枭遇食刑战不吉。

用申酉官煞,若水太盛亦不作吉,当细详之。

甲生冬月亥午多,以亥破午反中和;

局中更得申庚用,定主功名掇显科。

甲午冬生遇子时,格全印绶喜同支;

莫言死败为无用,柱有酉辛贵莫疑。

甲生冬月亥午多,谓之两门遇贵。甲木死午、庚金败午本塞否之象,遇亥子共支,甲木生亥乾天庚方,否而反泰。如甲午日生子时,莫言金逢死败,得酉金助之,皆富贵之命。

甲日冬生水盛斯,高明不遇叹支离;

岁时如得辛庚见,运入东南梦叶罢。

甲木冬生本印,遇金土则有用。若柱得辛庚巳本丑有一字,或得行西方发达名利。

如火土多互见,则两用不专,顾此失彼,亦不称情。若只见丙丁火戊已土轻微,得遇东南之地忽然发迹;忌见金水。

乙生亥月时遇丙,年月逢丁作三奇;

坐丑兼戌引从贵,如专巳酉另详之。

乙生亥月印绶,如乙丑日丙戌时天干三奇,地支丑引戌从作大贵看。若乙酉则无前引,乙巳则冲亥,大减分数。此煞印格亦有轻重参详,水多则喜土制。如孟重侍郎:乙亥、丁亥、乙丑、丙戌,崔栋御吏日干乙酉不同,然官止七品,又无子;可例见也。

论丙丁

春火

丙丁正二印当春,壬癸多逢格最嗔;

不忌浮财宜见化,遇辰月爱子连申。

丙丁春月以木为印绶,水为官煞;丁壬合化最宜。若见官只用官,见煞只用煞,不宜混杂;怕水多不能生火,徒有印名。或一壬二壬、一癸二癸,得去配亦不为害;不忌干头虚金,行南俱吉。

柱原金水多又行北地,更无去配皆不足之论,行南稍吉,如官煞原浅行北亦吉;若原金遇冲击提纲伐木坏印是凶。

生三月本是伤官,又宜金水之用;如会申子全主发达。

徐伟刚注:丙丁生正二月本是印绶,逢壬癸水乃印格用官煞作上命论,但忌水盛湿木而不能生火也。《通会?论印绶》云:“丙丁卯月多官煞,四柱无根怕水乡;湿木不生无焰火,身荣除是到南方。”其释:“丙人用卯月为正印,或四柱官煞多则水太旺,木虽生于水,而湿木又不能生火,故喜南方身旺运。如丙人卯月行子运,虽为官运反足以坏印。观此印绶利官运之说,不可执泥。”

丙临申位时遇辰,春夏生人煞最循;

金水运逢虽阜泽,辰壬酉亥 子申分。

丙申日遇壬辰时,申辰会煞,春夏火旺相不依凶论;秋冬水旺相火受水制,全赖食神制煞,主险中求名发达,险中全仗主强。辰壬酉亥子申卯皆主休败之地,吉凶宜细详之。

丁生卯月卯寅提,虽化壬兮本木枝,

木火却当官煞任,酉申运底运离悲。

丁生寅卯,遇官化及煞,乃印之本;行北方官煞当其旺地,主功名发财。若行申酉虽是财官,反伤木印不吉。

丁日逢辰时戊申,伤官时内有生壬;

煞星若出干头上,会水相征祸始侵。

丁生三月伤官,如干上见煞,地支已有水局。若透戊字及水局全发达。行子申酉地伤官见官,水土相战,轻则非灾,重则破灭称意中亡。

如癸未、丙辰、丁卯、戊申;戊子、丙辰、丁卯、戊申合此。

夏火

丙丁夏月本炎蒸,富贵须凭别象称;

金水相逢浑有赖,用伤格破作高僧。

丙丁夏生,丙有炎上、倒冲、类象等格;丁有飞晶、拱禄等格;如合不破,皆主富贵。不成前格,或见一壬亥癸及申子辰全,运行西方以富贵论。有戊己为用,煞枭相征,行西亦发。丁忌行寅戌,丙亦嫌墓。卯酉亥运吉,亦伤克不成之困。

如非格局,又无用神,及有用破坏,皆主不吉,多辟谷休粮之辈也。

徐伟刚注:夏火取成格者有三:一者取金水财官局;二者取外格(炎上、倒冲、类象);三者取土金伤食生财局;此三者局中犯嫌者宜有去配仍作合格看待。

夏火专用金水在《穷通宝鉴》中有详论,可以与此参考着看。

丙申四月戊飞来,万倾田园主富哉;

最怕枭神同透干,平生辛苦命安排。

丙申日生四月得透土,食神坐禄主福;若透壬煞甲食,如用壬见戊,莫言食神制煞;四月水涸,遇旺戊去之不吉;柱得水局或壬亥一二字方可,忌行日弱及壬丙败气休囚之地;若壬多虽是辰时,主旺用旺皆不作上命看。

丙坐三支寅午戌,月逢火局总皆同;

格成炎上多名利,土富嫌临水战功。

丙坐寅午戌日及生月又得局全,不遇水破,即炎上、倒飞、类象、从旺,见土亦吉;忌见水,类、飞失局失垣则凶。

如丙寅、甲午、乙未;庚寅、戊寅、丙戌、甲午二命合格富贵。

丙己相逢本是伤,官星就见又何妨;

火时土旺宜金水,时夏惟寅宜另详。

丙生季月内有戊己,或透或不透从土,        无中生有,得寅午戌时俱入格。土透亦吉,不忌官星,如遇刃及照象、虎入口堂等格,非伤妻则少子。

官煞重遇则祸,如遇煞以煞论,此格最喜比肩。如六月丙寅宜另详之,不宜卯未随乙而反伤正用。

丁生最怕午离间,金水无逢名利难;

运往兑酉成利禄,如行东地半愁颜。

丁生五月日元自旺,若遇金水不成飞晶、拱禄;戊己不透只支土为用,行西则土生财官,亦堪利禄;行东原无格局,而有支土受木克,竞无倚赖,其主自旺,只宜入静及营托可也。

丁日蛇提酉丑逢,水金运底利名通;

柱中原有尤为上,寅戌行来起战峰。

丁生四月或丑酉日,或得金局行西富贵;遇金水土亦吉,两行俱是有情之地,惟寅午戌及子申有战,倘伤枝叶七非咎也,过此又吉。

如甲子、已己、丁酉、庚戌;癸未、丁巳、丁巳,戊申俱行戌子运凶。

丁戊伤官要见财,原无偏喜运重来;

若逢寅戌虽为咎,谁信子申更主灾。

丁日遇戊伤官,喜见庚辛申巳本丑为财,柱无宜行财地。

丁生夏月,用戊宜金火方利名至,寅戌主旺一停或克战晦滞,行子申一战。

丁生七月用戊,金水伏中,行午戌寅停节,子寅运防祸。

九月不遇甲寅得戊透,清者贵 ,互用者富,丑壬中行大吉,运遇甲乙亦可言富贵,忌寅午,如流年会煞会伤基之地,祸福响应。运长者发久,短者易聚散。

秋火

丙丁秋月总为财,丁可通融丙忌哉;

甲日怕逢兼怕刃,运行南地细推排。

丙丁秋生,金得时令俱作财论。若金水太盛,独丁火能旺,丙火怕逢煞官多,弱甚无制则伤。

如丙生七月遇煞地,或透煞官,宜见戊已为寿星,再行官贵发达,怕逢子辰卯地。

八月丙死,若财多则秀而不实;如壬水得制,或卯辰时从化得阳字多,行旺地亦可;但不宜甲木并比肩相逢。

九月近冬时,一贵不多,或辰巳时是一贵格;亦不要官煞多。若类炎上格,亦贵。若遇庚辛为用,四柱不宜见官煞,戊已为用,不宜见甲乙壬癸。如用壬亥别是一格,其中更怕官煞及木土相战。

丁生七月,遇官煞及财重,宜行南则吉,不用木印。若生新秋遇劫重,逆行南不吉,顺则可。若无官煞遇戊土,或支遇子辰会水,行南北皆吉;惟忌子午寅有未咎,遇壬寅时虽作化木论,以金地无木,情不能化故也。

八月弃命就财宜财格,巳酉丑为美。丁酉为主,不利官星;比肩印绶无忌。行南亦吉,忌寅午子岁运。

九月遇煞官,或近冬界从化,但忌土木。如用庚辛行木地富贵。亦忌子运午运。用戊己宜行弱地,若水木在内亦为不足。

大抵丙丁二火,丙怕弱,丁怕旺,宜细详之。

丙日秋生官煞多,无生得化致中和;

有生无制皆言弱,两地财名坦复波。

丙生八月官煞多,宜食制、合化俱吉;怕人子辰卯乡。如无制合,遇枭食,纵行旺地不吉。

如九月近冬,遇时上一位贵格,逢枭偏印,月有戊食,运人身旺寅辰方吉。

丁日秋生格最吉,无根有煞两荣华;

有根无煞行南域,好似良琮玷缺瑕。

丁日阴柔宜弱,柱官轻,行南不吉;若遇土,官煞轻行北大发。柱无比印,行两地皆吉。

若七八月,寅时不作化看。

九月化煞化木,宜近冬界及行木地吉,忌午申寅巳。秋月柱中用煞透戊己。忌行寅午子运。

九月用戊己忌见甲惭,若六月界作七月推,更无金水逆行不吉,顺行则可。

丁根石竹水源胎,金水乡来道利开;

寅午戌方行补弱,官伤职掌庶生灾。

丁火房日之源太阴之余也,逢酉则明,逢寅则灭。行弱阴则明,行旺阳则昧。今人取火截竹击石得之,如行弱地反见丽明,行旺地不吉。惟化格则是木用,木忌行金地。如生秋冬,忌行午及元地。命有土木忌行申子,非化木亦忌寅申。

夏生忌寅戌,春生木用,虽午晦昧,原有煞官又为吉论。木印忌西,所忌之方轻则非,重则凶。

丁巳居蛇北袭兄,寅申月令喜庚壬;

丙行运用尊荣贵,相击提纲祸始成。

丁巳己巳二日,丁日申月、己日寅月得壬水透干,原本有刑未全,得用神倚赖则成富贵,再见此运三刑全,轻则仗配晦驳,重则危灭;原有煞刃者尤凶。如顺行不遇财官,乃屠宰奔趋,亦无大咎;如享富贵中有大险。

冬火

丙丁冬月用当垣,从化都宜不带根;

官煞当时嫌日旺,无生清用便为恩。

丙丁冬月,水当时官煞旺,若从化作上命看。

如丙生此际,遇壬癸水干透相连,或申子辰会,柱有辛则化;有戊己则制;皆主功名。遇丁伤辛,有壬透不妨;遇甲是枭,有庚制主去。

丙生子月财官,柱无壬亥及坐申皆比财官论,怕刑冲破坏,及分官日弱,乃秀而不实;其煞格忌日主体囚死败之地,及煞旺去食拆合拆化之方。

丙生丑月有戊己为用,宜身旺怕木坏之;丑为财库,如透辛庚不宜见官煞。要日主健旺则吉;破用主弱则凶

丙生冬月喜逢辛,格内土来作吉论;

时上不妨壬字见,有丁合化俱无嗔。

丙生冬月,喜见辛化,宜土制为食乃吉;时月煞不以为害。若见丁克辛,时遇壬合,则丁不暇害,各全其化;岁运逢丁克伤妻子,轻者稍可,重者尤甚。

丁生十月得寅时,化象成都富贵推;

若再丁来即辰戌,戊分官贵庶人期。

丁生亥月,遇寅时成正化格富贵;或再见丁则分官,见辰则官人墓;见戌字戊癸乃拆合伤官,遇申酉乃破木之用,此等皆坏格不吉。如无此玷乃大富贵,行午巳申酉地,吉中主凶。

丁壬化木卯羊寅,无破损纲利禄新;

官旺且宜身旺地,兔逢兑变虎愁坤。

丁壬十月官印俱时乃正化,其寅印未偏垣,寅忌行申,卯忌行酉,未忌行寅;余亦忌戌子午巳运。

丁卯秋冬煞叠昌;休来印绶助身强;

美乎亥子嫌重火,火木如来反主伤。

丁卯一日乃煞之源,能任官煞之多。柱中多亥子及运遇之皆吉,若比肩印生反不为利,行金水大发,行比劫及原有土神,子申运凶。

如高文荐都宁:丁亥、癸卯、丁卯、庚子,柱多亥子煞卯为贵。

论戊己

春土

戊己当春官煞强,火金相见主荣昌;

干支财透无临劫,运向财乡田舍郎。

戊生正月透官煞只以煞论,柱得水行南则吉;火虽印亦不宜多,多则燥土,行火地遇午刃旺甲死是木遇火盛,用亦被焚,土燥木虚官煞有名无实。若金水多行此地则吉;若金水多无印行北方亦主凶。

生二月正官,要日干有财,行南可功名利禄。遇甲从煞论,柱有财不忌印旺,行南吉。若偏正印多无财行北亦吉。若财遇印多行午地,引领原火,火土燥水不能制,盗木之气,羊刃无情,虽得富贵未免灾咎,重则危甚,俱忌刑冲。

己生正月乃官,再透丙火,官印两行俱吉;忌午戌运冲提之方,遇子丑亥戌时合化。遇乙是煞。遇印无水行弱亦吉,若水金多再行金水不吉,行南发达。

二月是煞,最宜透出官煞为美,有财无印顺行功名,逆行北不吉,若印多原无水行北亦吉。大抵宜行木火忌行金水,行午戌酉运亦宜朋灾伤。

戊生三月遇有壬癸申子,柱无煞劫,行金水方发福;如遇劫财便发,亦克妻损子反覆。见甲寅时一格,可云富贵;却忌壬癸,喜见庚金。如遇财局兼遇庚金,不遇枭大发,见煞逢枭大吉。

己生三月最宜财官全乎一格,或是伤官生财及丑亥俱拟富贵;用财亦吉。或遇庚辛巳酉丑金不见火木,行金水方皆利禄。如时上一位贵,格局清者可发科目。

又云戊己正月千见金局乃透金,最不宜见木在柱遗患,后行患旺地坏用,用煞不忌见金。

     徐伟刚注:戊己生正二月官煞当权,宜火印透出形成官印或杀印论富贵。但又宜水财来济炎印调停中和方无风险。大致火印多宜行北方,水财多宜行南方。火印旺又行南,水财旺又行北皆非中道皆生灾祸。

戊己生辰月日元时旺,可取年月官杀与印配局或财官合局皆作高命看。又辰为水库会合申子再露庚辛伤食生财,行金水方大发财禄。

戊日如逢甲寅时,却从煞格莫拘疑;

运宜木火通名利,金水屏干入是非。

戊日寅时生春槭 ,宜制则贵;生秋最怕庚露,木衰秀而不实。冬阳近木进气,制稍无忌,亦不宜多,行火木运功名。如伤官合财格,此寅时为战不吉。

徐伟刚注:戊日甲寅时都以时上一位贵推论,春杀旺宜岁月露火行南方运大发显赫,夏火当令杀势稍弱又宜逆行东主亦好,秋木衰微制太甚宜火制金护杀或水来生木也佳,冬生水旺财星生助时杀,最要日主刚强行南方运一发如雷,身弱者多灾多难,重者夭亡。

戊日甲寅时岁月上露丙丁或庚字者,大都作富贵命看。

己临卯位透官星,木火重逢事业成;

顺得南方人富贵,水多金重更无情。

己卯日生犯或寅亥未月,遇甲透从火木旺乃白手成家;如遇金水重生渗洋日主,金重破木,怕行午戌子运及流年时主之地不吉。

己坐卯未逢卯月,天干透乙身更衰;

弃命相从翻富贵,如行旺制便生灾。

己卯己未日更坐卯月,又透一煞乃弃命格,不宜丁己重见,若遇制地旺地,是非竞起,不遇所忌发达功名。

己日如逢戌子时,节当官旺煞何疑;

丙丁火卯来相援,木进何愁金坐支。

己日逢甲子甲戌时合化,宜卯未日支,不谓官杀混。若官旺或二甲二己,俱是富贵;若被拆合分,金无配及庚申金有根皆不吉,若金坐寅午戌,局中有木不忌,变宜丙丁火局。

己日如逢戌子时,财官叠见最相宜;

若生季月多财禄,身旺用衰作别推。

己生辰戌丑未月日本旺,若叠见甲或财,利禄之人。如化土生正月,坐卯未更吉,怕制合及寅破,忌行午戌辰丑乡。

如己丑、甲戌、己丑、甲子二品武职

甲午、甲戌、己巳、甲戌富贵清高

甲午、甲戌、己巳、甲子巨富纳贵

辛巳、壬辰、己巳、甲戌富贵轻

勾隐得位号高强,木火虽宜忌火昌;

四柱若无金作梗,一生名利入口廊。

勾陈为土,得位乃逢木之谓。如戊寅、己卯、己未、己亥日更坐亥卯未寅月方是,柱有火不怕庚辛,遇木火运主功名。若火太旺焦土焚木不吉。

徐伟刚注:戊己日主见木火为官印,官印宜均衡相停;不宜火盛焚官。庚金伤害官杀有火印去之不惧,西方运亦可伤食不能害官杀;只怕金水齐来伤官破印则凶。

大抵戊己土用木火不宜见金水攻战,用金水则不宜见木火斗争,是为定论。

夏土

戊己当时夏日期,土焦宜水乃相滋;

木金得格成其器,印绶轻时怕水灞。

戊己夏生当垣,印又生扶土过,宜微水滋泽其问,俱要金水作用。若用印怕财,行财乡不吉。

且如戊日午月戊寅日甲寅时戊午时,乃木用富贵可言。六月木库,用甲乙须透天干;甲寅时功名,余甲则否;遇乙亦不宜混煞,清者取贵,浊者不利,俱宜微水不为坏印。

如用金四月庚辛巳酉丑亥则可用,见壬水或水局破月丙火,行金水地利禄人也。若无水更遇甲丙皆不吉。五六月金气轻伏,无可言用,须多方取。如六月用在七月近秋作六月推者,遇金多顺行亦可言用,行金水方发财。

戊生夏,若遇偏财时上及金助之,行西方发财。

若露丁火无财印绶论,遇壬癸乙字及化格富贵,怕冲提再人财方。

己日四月得庚辛西丑申金,时支又居西丑,不见甲乙卯未丁字,行西北大发;忌人戍寅二运。若戍子丑亥时以官印煞印论,行官煞皆吉。

五月生遇木,行东方可言名利,用金绝木宜水,如绝木得金局行人北方亦吉。

六月遇官煞行东方可拟富贵,西行次之,亦怕人旺。用金水近秋则可,运宜顺行,反则不吉。

大抵戊已二干用金水,不宜露见火木。用火木不宜露见金水。中间又有拱禄、拱贵格,宜细详之。

徐伟刚注:大抵八字论富贵者皆在格局,格局又重在用神辅助日主而专一。《三命通会》所议论十干十二月之内喜忌分布成格成局者,都十分持平而又圆融全面,攻读这些经典诗诀且深入理解灵活变通之,一个八字拿来一观又岂有难哉?

己生季月旺身时,不遇官煞旺何为;

命为财官如被劫,运行金水木乡奇。

己生辰戍未月,不遇官煞空旺不吉;若遇财官之夺,秀而不实;行木金水地倚运亦发,过此仍旧。

己生辰戍旺根亥,木破重重芽宋衰;

制运更愁驱煞起,煞乡无谓就降猜。

己生辰戍三九遇财官本是一吉,若见煞多安身,身宫不弱,煞与身和,可言富贵;清者堪登科甲。若行制乡击驱其煞不吉,行人煞旺方亦奠以旺煞沦;若支遇卯木,更入火木则吉,行金水不宜,忌煞入墓;及午戍辰,土燥焚木,岁运如逢,轻则伤克,重则危殆。

已生夏月阁庚辛,遇水西行事业成;

酉丑喜连串子吉,如逢木火病非生。

己生夏月火藏木泄,若得庚辛透壬癸及有申子酉丑,运人金水地发财。但见木一位便破格,忌午戍寅运。此乃无中生有之奇,行金水吉。 

己日如逢丑寅时,身衰宜印贵无疑;

行来木火愁金水,四季生人各另推。

己日用时煞,春不须印亦同弃论。若非春月纯阴俱偏,亦不忌枭。秋生遇乙多最宜,亦宜正印。冬怕水多,行人火木俱吉;如遇丑辰午戍运,专着岁会碍,此运有咎,非克伤为忌。身弱杀旺吉,若财多更透金水及用人墓,称意中亡。

秋土

戊己秋生本泄气,少宜壬癸怕多逢;

如专金用来青赤,纵有财名赤酌中。

戊己秋生本用金水,遇火则害用,遇木则害身。如此日生遇庚辛壬癸,身旺两行功名人也。

若遇癸化合,不利水地,火地则吉;丁乙不忌。

若全金用,惟怕丙甲不吉;如遇丙辰时,宜壬透制;及有寅字或支隐甲丙,遇庚壬在干屏之,行北发达;一度人寅午运,两仇旺起不吉。若岁月丙居申子辰上,虽无壬透,子丑辰巳运,干得壬癸庚辛去玷会用为财名;如无此,西行亦颇可遂意。若丙有庚及申露,或隐寅无制,蹭蹬人也;运人午寅,重则危,轻则病非克伤。若丙年丁月连见及丙甲俱见,小人。如无所忌两行发达;亦忌丙甲岁运,大利瓜巳子丑运。

若岁时遇丁作印绶,逢癸丑正化,伤丁则贵;如两癸争合,宜行戊土;两戊争合,宜行癸地。

若辛露怕见乙,俱忌财多;有官亦嫌丁辛在内,虽不为害迤遁害地不吉;若印旺俱人,怯疯之病,克妻害子。

若生九月遇甲寅时,则是一格,宜临冬首。

如庚申时近冬无玷破,及火木亦福,亦有化印格之拟。

己土七月见卯未日,又见甲戍甲子乙丑乙亥时互见官煞富贵,不宜透庚;如庚居寅午戍上亦无害。此非正气官煞,惟忌财多。若用金水不宜见木。

生八月遇丑亥时,叠见乙多皆富贵;甲戍甲子时亦要煞混,以虚官无实用也。

若壬申癸酉时则是一用,不宜见木。

九月生亥卯未遇巳时亦可言吉,清者贵,遇合不宜露煞;从合亦贵,从煞亦妙,惟混不吉。或庚申辛酉等金为用,宜见官印亦主利禄,受木破者不吉,忌行火木及午寅运。

如用官煞行戍午运及木用人墓,用金败印者忌行午寅木火岁运。

如得时上一煞身弱不战克者,许登黄甲;战争者称意中亡。

戊日申时金水生,更兼水局禄财成;

如无枭煞来侵格,职位崇高莫与京。

戊日秋冬金水旺局,遇庚申时合禄格;不遇枭煞之玷及戊申日主大富贵。夏生有水木金制合亦主大富贵享用;春生难言。

    戊日秋冬两样之,偏财时见最为奇;

伤官岁月嫌枭煞,丑亥不如子戍时。

戊日秋冬,宜见偏财为美;丑亥时天财人化格贵;有玷拆不及子戍二时偏财为吉,忌煞官多与前同。

戊己秋冬庚辛透为用,行金水方发财,支宜申西巳丑壬癸申子辰俱吉。遇丙时有水制亦吉,行金水地不妨;忌枭丙甲有根,行人子丑辰巳申酉运俱称意,丙甲午寅运不吉。

戊己日如用,次则从木论官煞,清行吉乃富贵。用金水忌丙甲寅午戍岁运,轻则耗非,重则危殆。

戊申辰子时为同,金同壬连水有功;

巳丑申辰为美运,午寅丙甲主贫穷。

戊日生如坐申子辰及时亦遇,天干庚辛透出富贯,运行庚申辛酉子辰丑巳之地,可云遂意;若行寅午丙甲不吉,甚则死。己Et秋生本用金,干头却喜木森森;乙连三四皆为吉,遇甲相承入翰林。

己日秋生本用金,干头却喜木森森;

乙连三四皆为吉,遇甲相承入翰林。

己生秋月本金,时若不露庚辛为用,见一二乙字乃煞,食前煞后,遇丙亦吉,行火木地富贵。若坐下未卯更遇两甲亦主功名;若庚辛已露,甲乙再见互相攻击反害,忌行木火,稍逐金水,宜详之。

冬土

戊己冬生财利滨,柱中金水喜相亲;

水金得局空枭煞,贵比班超富季伦。

戊己冬生遇化则是一格,不忌官星,更怕枭煞。若弃命就财又是一格。

戊日庚申时无火木,遇申子辰元火木主大富贵。

若戊申日遇金水或壬癸时,亦是化格,不忌乙木,如此者大贵,畏行冲提拆合。

若遇甲寅作时作煞论,可许功名;年月见甲及金相攻不吉。

遇庚辛金为用,原有丙辰之玷,行壬癸子丑辰巳,及遇申酉方亦当称意;一度行寅午戍丙甲,重则危,轻则费患克伤。

己日遇子戍丑亥时又是一用,见卯未忌透金水。

若申酉时为用,亦可言贵;不忌甲忌乙,亦忌木火中行。

如戊日合得水局弃命从财;合禄化火;四格无煞破皆富贵,己日从木亦吉。

己日丑月透金伤官及用财,二格行金水申酉已辰方吉;时上一位贵亦可言功名。   

戊干合化在秋冬,遇癸逢壬化始通;

火地财名功业就,最嫌枭煞两相逢。

合化格见壬癸为煞,行火地吉;见两戊亦不妨;怕丙甲己,其丁乙轻无害;如丙辰时水多壬解,不甚为忌。

己亥日逢乙亥时,岂宜丁火柱中期;

运行木火尤堪美,金水重逢不是奇。

己见重亥,丁为己枭,亥中壬水渗洋不利,宜人火木则吉;若行金水运争战不僚不化;如在秋冬入东南则发。午中一咎,辰丑戍官一碍。

论庚辛

春金

庚辛舂月正逢财,最忌干头比劫来;

官煞要分嫌混杂,身强用吉乃康哉。

庚辛生正二月本财,遇官杀只宜独见,不宜混杂;要身强用吉为贵。

庚生正月财旺杀生,透煞只宜煞,不宜再见官星;无壬癸戊己并见;日主旺,运行吉地,可言功名。若身坐子午,遇丙透又逢丁位,无戊己壬癸,运行子戍午方为咎。若多遇合冲,劫财多,身弱秀而不实;又怕寅午戍及枭食岁运,殃祸速至。如庚坐辰遇丙或丁,不会火木及劫则吉。

二月同论。

二月庚辰日连庚辰时或庚辰月,及间寅字,乃是大格;否则又宜丙丁为官煞遇印之论。

此日亦有用伤官者,须细详之。

若庚生春遇乙,乙庚合化另是一论。

大怕身轻财多,身弱遇劫,及水局水多盗气,火局销镕,驱驰病弱之辈。 

辛生正二月,或透一丙不宜壬戍癸亥壬子壬申岁运,及柱中;傍位再见,有丁却不忌壬,运两行俱吉。若官煞互见无去配作混杂论;如遇地冲,劫财太重,行火地亦可,水地不吉。

两月不遇火,亦是营利之徒,清者微名难作贵论。若寅午戍时成一妙也;若水多原本是财生煞,见水屏火不生,皆不为贵;中亦有沽名钓誉者,太泄困乏。若劫财多人南颇可带火而发;若无水劫,经行亥戍稍可,酉申不遂。若丙合辛只一,不遇破富贵。

壬辰时亦有一用。

其余被劫官煞,及金破水泛俱作下论;运行火木之乡颇宜,再入金水无望。

辛生三月是印格,喜木火;亦有伤官格论;稍不忌水,余忌如之。

*********************

甲乙木见金水为官印杀印局;

丙丁火见金水为财官财杀局;

戊己土见金水为伤食生财局;

戊己土见木火为官印杀印局;

庚辛金见木火为财官财杀局;

壬癸水见木火为伤食生财局。

以上诸局得天地生长收藏之功用,可言大富贵命。

庚居子午月逢寅,官杀相淆干上评;

子午运中愁咎起,戊壬若遇暗回明。

庚子庚午生寅午戍月,遇煞在柱混淆;更见财多无水土扶济乃弱论。再行子午则灾,若遇壬癸戊己反为吉论。

如辛丑、庚寅、庚子、丙戍身弱行子亥运颠困。癸卯、甲寅、庚戍、丙戍此亦不足。

庚逢寅午巳提纲,遇亥同壬利禄昌;

丙火透干无水制,不堪回首叹凄凉。

庚生寅午戍巳月遇壬亥功名发财。若丙透无水制及无印,支离惆怅之人。如坐寅午戍忌丙丁丙寅丙午丙戍岁运,轻者悲伤讼耗,重则患难。  

辛未辛卯坐支财,最宜丁丙向干来;

月生寅卯甲乙透,富比陶朱不用猜。

辛未辛卯坐财,喜透丁乙为吉,宜寅卯午未亥月。如用丙忌丁壬亥,宜火木旺地;不宜水金旺乡。

秋冬煞旺根不宜人南;寅午戍妙,亥日亦吉。

辛日提纲戍巳寅,贵乎丙火擢元神;

再财庶利官加爵,最怕相逢见亥壬。

    辛日生人巳戍月透丙是一格,主功名富贵;若遇亥壬坏格,虽得己戊破之,格亦不清。如逢寅午戍时又云一吉,怕丁混。

    徐伟刚注:万民英先生看待辛金日主极重财官,财者亥卯未甲乙,官者丙火也;认为取辛日富贵者重在财官也。,惟《穷通宝鉴》执辛金用壬水淘洗法,其说太偏不可大信任,当依《三命通会》所议论观点为凭准。

辛金最喜赤青逢,丁乙相逢名利通;

青赤不加名利改,水金相见落残红。

    辛日宜弱,喜木火忌金水,春夏遇火木两行俱吉,惟酉地则否。若原劫多,行财则凶。原财遇比行亥戍运可。入酉亦凶。

    用丙忌壬亥,怕癸屏之,成则富贵,破则困滞。

    秋冬原有火木重者,人南不吉;破丁乙又不吉。

    五阴干颠倒而人不知,不宜身旺,须中和则可。

辛衰春夏行西可,官煞秋冬南地凶;

木火畏逢金水破,秋冬要火木重镕。

辛日春夏衰甚,火木周遭;原无水劫,行西亦吉。若辛不弱带劫水,行金亦不吉。秋冬有火木,亦宜人南。若以火木为用,怕金水破。

辛日如逢丙甲壬,相生相益又相征;

东南运底宜名利,西北无成向酉倾。

辛日见丙壬甲三物,乃壬生甲、甲生丙,又壬克丙为征,行西北乃归致之乡,用此如断。

辛日东南丁酉时,火方名利却相宜;

金强水旺亏财禄,西北风寒叶自飞。

辛生春夏丁酉时则是一格,行火木方功名发达。柱原劫水又行金水,乃亏财禄。所谓“火木盛早成,人西北惆怅。”

辛日如逢寅午时,戍亥卯未亦如之;

火明木秀财名就,事不谐兮金水就。

辛日若得寅午戍亥卯未时,俱是一吉;宜木秀火明俱吉。若金水行人丑辰运,销金绝墓,及申酉亥之方,拟其非耗病伤,丁煞重则死。 

夏金

庚辛夏月两分评,遇煞逢官各有情;

庚遇壬亥煞喜制,辛逢丙合利名成。

庚辛夏月两干不一。庚生四月本煞,五六月或遇巳丙及寅午戍皆煞,得壬亥癸水制之,无官混,格局清者贵,次者富;混坏减论,无前平平。

五月午多见巳亦煞,皆要亥子壬癸制伏,戊己佐助,皆拟富贵;无制则患难困乏。六月同论。

辛生四月乃正官格,遇丙合官,遇丁为煞,俱作吉论。行西北得时,用官忌亥壬,再行见攻冲必祸;用煞不忌,得巳午未时为妙;岁运同。 

五月煞印在支,亦不宜透,透则宜制。如辛亥目巳午未时亦吉;遇壬无害,旋入金水之地欠佳;原无水行水亦无害。如辛未卯辛巳等日,遇巳午未时行人财官,方堪甲第魁选,有玷减论。

六月宜木火,宜向火木运行;忌壬水旺地,不妨癸水。著不遇火木,遇水土劫自旺,更行金水,官煞混杂太过无制俱不吉;运忌丑酉亥及官煞投墓,轻者非,破克重者尤甚。

庚生四月巳多逢,壬癸透干作制功;

南北两行俱富贵,却嫌戊甲在其中。

庚生四月遇巳午多,宜见壬亥;如遇丁混有癸,皆主功名。如透丙或见戊甲,及官混无癸破之,又无壬亥减论。

庚金坐午又为提,丁己齐明两可宜;

干支无丙来杂混,水绝肩多作富推。

庚午日生五月,逢丁己官印俱明发达名利。若午多,壬午时亦吉;如遇丙煞不利。若从煞格宜水制之。

 

 

 

 

 

 

 

 

 

秋金

庚辛秋月身太汪,卯未逢支大吉昌:

庚遇午寅宜见水,辛遭丙众喜非常。

庚金七八月遇煞最吉,坐寅午戍见官煞,宜逢壬癸及印,行南运吉;无行南太过不宜。

九月遇官煞,清者富贵,亦宜壬癸水。若火局火盛无救,行水遂意;行午寅运则灾生。

秋绝无火木气不吉。若用壬癸为引领无戊己破,行水地亦拟财名。

辛金七八月遇丙二三则吉,行水地发财。若孤立一丙乃小人也。如无丙遇丁则不宜重,以煞多则咎。如无火气坐亥卯未得甲乙木局,行南大发。午未时可拟贵。

九月遇丙合不遇丁乃是一格,可云富贵;亦忌壬亥,如有戊己救亦吉。若用煞只宜煞怕官混,行火旺运生祸。有官会木成局,行火木运发达。

庚辛七八比肩来,格局无成又无财;

水用北行为利禄,逢财争兢一时灾。

此乃用水,庚日壬午癸未时,辛日壬辰癸巳时。外己丑己亥时,皆比肩更无火木,以自旺日为用,乃逢戊己行水地发达。若行木及见甲乙,原比肩多庚辛无财,遇财争夺不吉,不可以见财为吉论。

庚日都宜丑亥时,壬癸相见亦相宜;

丙逢亦许居名利,土重财多反坏之。

庚秋冬遇丑亥时乃一用,如遇壬癸透亦吉,本是水用,以火为副用,且不嫌相见;若土重木多不吉。

庚逢壬癸在秋冬,有子生财各利名;

时岁木星相合见,金方发达见枭平。

庚日秋冬无火,用水导引兼癸水乃伤官生财,亦有夹丘之格。壬午丁亥癸未时,或庚寅日庚辰时,庚申日壬午时,怕行午运;此是寅辰日俱忌辰时戊土入库及戊岁运不吉,动伤枝叶是非颠倒,咎祸不测,有子伤子。

庚子秋冬水局全,井栏义格理成渊;

柱中无火方成贵,青赤交持未是便。

庚子日乃中堂,会申辰冲寅午戍中财官,于是庚用地支水局及比肩多方是。若格不全金水多则是伤官;如逢丙火煞论,毋执此格言遇丙破。

辛日秋生怕煞肥,冬生水火喜东离;

赤青月令嫌行水,无火伤官恨酉西。

金水伤官宜见官也。夏无伤官之名,乃官印遇水反破正官,春亦忌之;水无益用木生官,水则盗气湿木则火难明,官不能生。

惟秋冬金水之时,乃云金水伤官喜见官煞,亦同。论财亦可。

冬金

庚辛冬月作伤官,丁丙无逢金水寒;

甲乙相连分上下。称心更要认悲欢。

庚辛生冬月遇官煞,皆拟富贵。  

如庚生亥子遇两官、两煞、一官一煞俱主利禄。飞禄、夹丘亦吉。如无官煞宜见财星,原无行财官煞运亦美。若金水自持,更无格局用神及木者贫寒。

辛金一煞,清者富贵。若丑亥时乃飞禄;如遇丙亦吉,若虚露丙亦不济事。

如辛卯辛未日得木局及寅午戌时引火,纵无干火,行火木地亦发。若枭多无火木隐露,行火木不吉。

丑月乃印也,遇一煞则吉;官轻者宜行官旺方。若木局行木火亦主白手成家。土重则埋,水多则沉,宜细详之。

两干无火木,更无格用则不成器;其夹丘、飞禄怕行官煞方。

若巳酉丑无格遇辰巳时行水地金地,亦作上命论。

徐伟剐注:冬金喜见木火乃金水伤官论财官格,亦要身旺身弱来论;官煞有强根且有旺印来制伤食生身护卫官杀最为富贵;若财官俱露无印者要日主自坐或时上裁强根也作贵显看。金水伤官见宫杀露而日主弱者,纵富贵多不长久。换言之,金水伤官喜见官煞乃是极论,金水伤官依然遵循一般伤官格或佩印或生财的喜忌。

庚金冬月本元疲,壬癸多逢盗日脂;

丙丁若来庚更暖,逢温都作利名推。

庚生冬月本弱,又遇水多盗气,须得丙丁火照乃可谓吉;如无火见财亦可此言。

金水伤官宜见官煞,可以成就功名;终不大就,以本原疲也。

庚生冬月丙双存,便是功名利禄人;

行运柱中攻战斗,却愁称意设荆榛。

庚生秋冬逢二丙为夹煞,其势急矣。名彰乃煞之用,吉者甚吉,凶者甚凶;若运行击触煞起及会冲刑之地,其凶不可当,多不善终。

辛金寒月兔猪羊,局会财成富贵详;

无火莫富金水冷,全阴福禄怕枭伤。

辛生秋冬,以卯为尊。若局坐亥未,主发财吉。飞禄又是他格。柱丑亥多冲巳为禄马。如全阴化,柱中无火不可以金寒水冷言之;但忌无格枭煞;此以辛癸润泽,阴木遇土则党,须行木地则吉。

论壬癸

春水

壬癸春生喜会财,干支得土亦奇哉;

无财营获难成利,木遇金多成断亥。

壬癸生正二月,用木喜见比肩及食伤透干,不畏官煞,最妙见财;切忌金重反坏木用,如浮金无害。

壬生正二月,遇寅辰午戍,干透一甲二甲,得全阳寅辰多,清者贵。有寅风无云者富,火局亦富,南行不忌戊兼庚,透丙甲亦宜得丑亥时为妙,若金重忌财轻,木少行西北不吉。

二月寅午戍辰日遇戊己庚辛已是一贵格,行南北俱吉;透甲为用,忌见枭,遇丙屏之亦吉。

三月有煞印之名,官印一格成则富贵。若寅午戍辰日,干遇一甲二甲乃富,风云骑龙虎则贵,但怕申酉冲刑运。若劫旺无火土,阴阳交混,旺金克木,又无火屏,驱驰之命也。

癸日生正月寅时刑合格,忌庚申己;得亥丑辰时又是一格;比肩行南北皆吉,忌官煞财印透,行南不吉;如秉中和人格,两行富贵;切总金多,又遇财官煞印不吉。

二寅时拟贵格,不忌浮土浮金,亦不忌庚申。或近三月,庚字全阴亦拟贵;若辰巳卯时行吉亦发,不甚忌土;若金局再入水金之地不吉。

三月有官煞为用,遇辰巳午未时是一格,申酉时亦是一格,俱忌甲木;若无根土多亦不为害;透木亦嫌,甲寅时比肩不忌。原有官煞忌行官煞方。

此春月俱宜比肩及见火土皆主富贵,忌庚申辛酉会金折木,若浮金不忌。

辰月不忌见金。正二月原无比肩有财官多,忌行财官运,谓之太过;伤妻克子。一度重则变,俱忌申子行。

壬骑龙背喜风云,财局之中亦自欣;

遇甲全阳名利客,戊庚一见要详分。

壬骑龙背以辰寅为风云,多者主富贵;若寅午戍财局亦吉;柱透甲最妙;如遇庚戊乃坏格。如戊申时以煞论,当细详之。

如己丑、戊辰、壬辰、庚子;甲子年中举即克父,戊辰年煞重二月死,是见庚戊坏格。

如壬辰、甲辰、壬寅、庚子大贵;是透甲全辰寅为妙。

壬临午位禄马同,叠见财官富贵翁;

舂喜见金不怕木,如逢子月土成功。

壬午日丁己为用,春生本忌木害官,若遇庚辛巳酉丑则不忌。子月得土多则制癸,子虽冲午,丁自若也。或生夏月财官多者皆贵。

癸巳、己未、壬午、己酉贵 

癸巳、己未、壬午、庚子;丙辰状元

癸生春夏食伤提,比劫重逢克子妻;

如得干支存火土,更行南地禄财齐。

癸生春以木为用,比劫多更无火土藏透,乃克妻子不堪之命;行北尤为不吉。若得火土为佐,及阳干多甲透,并行南地,其子更多;此乃无中生有而人难知。

癸居金局巳辰时,月值寅卵水木滋;

最喜煞官来入格,平生名利自相宜。

癸日逢巳酉丑枭印也,生春月以木为用,亦不相害,遇官煞为吉。辰已两时乃财官也。格中忌破丙丁两引用。

癸日如逢巳酉丑,时利庚申南地走;

木火功名比劫嫌,财官入格命少有。

癸酉、癸丑、癸巳此三日生遇庚申时,宜火木方行吉,怕比肩。

夏水

壬癸生炎论旺赊,若逢枭印盛无涯;

有根壬子方成美,癸水无根作大家。

壬癸生夏以火土为用,不宜比劫。夏月水衰官煞旺,但得印绶则成士夫君子。食伤为财官之忌,惟刑合从彼论不忌;寅上之甲若得已配则吉。 

壬子、壬寅、壬午、壬戍日生四五月,遇戊庚辛一透可拟贵,偏官偏印贵高财足,正官印次之;劫刃财名反覆。若甲丙透不足,得已配顺遂;怕丙丁,丁从化亦吉。

五月忌冲官,庚戊透从煞不忌。惟壬申日不喜财官,丙甲透成煞印可也。

六月伤官一格会全者贵富,亦宜正印。壬寅壬午壬辰壬戌日遇官印煞印一格,清者贵,混者次。壬子会伤为合亦可拟贵。

癸日四五月若就财富贵,遇申酉辰巳午未丑卵时皆作吉论。劫多不吉,全阴大吉。化火大富贵,煞印亦然。

六月有杀印一格贵:如丙辰丁巳时,又辛己二时,俱主功名。甲寅时刑合格,怕庚申重刑;宜亥卯未富贵,忌戊己戍。用食伤比肩多,行东方大发财。木用怕金,土用宜金。

又壬日六月得寅午戍日支,干得戊己,富贵可拟。趋艮亦吉,遇丁多反覆;会甲宜木火,忌往金行。  

    壬生四月戊丙该,煞印相逢大用财;

癸日临期应拟富,只愁原带食伤来。

壬寅壬戍日生于已月,巳中有丙戊庚三偏奇为用;癸日逢此乃三正奇,皆富贵之拟;忌比劫及甲字。癸日遇乙卯时乃破土,甲寅时乃坏土不吉,土多亦不妨。大抵吉中生凶,甚则危。

    壬曰蛇提六兽支,内中壬午别为宜;

余逢阳土多尊贵,甲木飞来便可疑。

壬日坐申子辰寅,生四月乃富贵;得庚辛透更吉。或带刃逢煞主权要显职;其中有混比财印相持,主才高不第或异路功名,妾多无子。

壬午一日乃支官也,清者贵;俱忌甲木,遇甲得己合庚透不妨;若丙甲丁俱露不吉。

壬戍壬寅散月生,干头喜逢戊和庚;

煞多尤利风云会,富贵愁逢丙甲申。

此二日散生,柱宜见庚戊,透辛亦吉。若干支煞多尤吉,怕丙与甲党煞坏印,及官星混;夏月尤甚。

壬申夏月赤黄时,干遇财官不是奇;

庚戌若来成一妙,岂期丙甲两相依。

此日夏月不喜财官多;原有根也。

癸日多财春夏间,若成弃命福难攀;

干头官煞来相混,犹事驱驰不解闲。

癸日生春夏遇财多乃弃命从财。若遇庚辛戊己又是从煞印之论;四者怕相混,以财印相征之忌。若戊己为用又是他格。庚戊又是一用。辛己又是一用。

癸日如逢己未时,煞星更怕戊来持;

如或制尽行财地,不是人间富贵儿。

癸日未时乃煞,见戊从化又嫌己拓,所以不宜。戊己俱透须宜制,又怕太过,秀而不实。

癸居羊兔甲寅时,刑合格中最是奇;

得运只嫌申午地,会青枝上利名期。

癸日甲寅时乃刑合伤官,宜春亥卯未月,要木局全则贵,行木局及岁运木秀利名可期;午戍亦富贵,忌戊庚申戍戊重运不吉。

    甲子、丙寅、癸丑、甲寅行申中休致。

    丙子、辛卯、癸亥、甲寅行申休官。 

秋水

壬癸生临旺九秋,功名火土遂情求;

如无火土犹行北,几度欢笑几度愁。

    壬癸生秋乃印,其作用要火土;火土秋月不时,虽多无害。如无火土行北,既在中秋逢生,太过乃不足之流。

壬生七月,岁月俱寅,又得辰戍时,得戌申以煞印论,顺行富贵,子位欠吉,行南破印。若止一丙孤栖申子辰上,行南无害,顺行怕寅。  

八月遇戊字及戊申时,顺则贵,逆则富。亦有原无火遇劫,行火亦贵,不忌丙。  

九月煞印官印又是一格,其地自有煞印,若得全阳及遇庚富类。若近冬生,要坐辰午寅戍,干遇甲木主大富,清者贵。若丑亥寅辰时,干支遇煞则吉。若遇重木,金木交争及刑冲者凶。

癸日七八月遇庚申时合禄。七月遇火,火土行北亦吉,忌寅冲提会火之地,见火返南则破。若辰巳时土多;两行皆吉。

八月遇戊己丙丁及地支火土,行北富贵,但子少,返南有子;又怕伤印冲提。若癸巳日或亥巳日时,比肩多得申酉印,行北功名但财不聚;怕遇冲提刑地。七八月原无戊土,如逢甲及原有甲申行戍寅乃伤官见官,亦言称意。中有纯阴成格亦吉;若水不相持阴阳混杂则凶。此两干七八月最宜土火为妙。

癸日九月不妨比肩,忌亥日时隐甲害戊,若土多则富。申庚辛时邑辰午未卯但得一格俱吉。若通寅申,纵有利名立见反覆。此月入冬令甲寅时得干从刑合格论。

壬癸秋生比劫多,无财财地奈贫何;

干支有土兼逢火,雨后桃天春已过。

此比肩多原无财,行财地比肩争财不吉。若干支有火土,虽少比劫亦赖蔽印,初行贫乏;行财地发财,但不久耳。

壬生七月印属申,火木相逢便是春;

无劫有官多吉庆,劫来相伴主薄贫。

金为水母,秋金太旺无土则流,故宜见财官为美,运宜顺行;柱无火土及枭食相持,遇南行运则吉,行北不吉。

癸生秋月水金明,土火相逢便有情;

比劫可图南地禄,赤黄顺北有功名。

秋生比劫多,火土少行南有禄,虽有财名不实;原见火土多,行北不吉。癸亥、庚申、癸亥、乙卯南贵。

癸生秋月印生身,丙火相逢亦不嗔;

有土许成名利客,若逢寅甲丧青春。

癸遇丙不嫌破印,有土乃吉。见巳午及戊己辰戍丑未俱吉。若干支有寅甲遗患,虽印格成亦无功名,行运再遇寅甲冲印销印,变改忽然,其凶不测。

癸亥多肩九月生,金水运底最无成;

若行南地无寅甲,富贵功名断可成。

癸亥日生九月见比肩多,行金水地不吉,行南方及火土皆吉;惟怕寅甲戊申。戊土忌寅甲,如得南行不忌;再行水地不吉;若非亥日遇寅甲有比肩亦吉。如甲寅时近十月作戍月推乃作水论;如遇庚申字,火土多不忌亥寅甲;行火土旺亦可名利。如己未时煞不畏寅甲亥,戊午时畏甲,不畏亥寅。

论冬水

壬癸时垣比劫逢,运归旺地反成功;

如逢火土从他格,食木飞刑又不同。

壬癸生冬令,再行旺地飞天禄马禄从旺则吉;怕逢火土。

如壬生十月十一月,遇此肩多是飞禄格,忌官填实。若水局从旺,如全阳得甲丙,行东南大发宝贵。见丁合化亦吉。如遇戊乃煞,宜庚辛为印,不宜见甲。如用地支宜寅午戍辰俱有火地主功名,轻重言之。如巳辰丑亥时一用,俱喜行东南方,清者贵,混者次;此身旺宜任也。

丑月官煞多或遇丙丁宜行酉地吉;偏官偏印及寅午戍辰日时食伤之类,皆可论吉。

癸水十月全阴乃飞禄。亦有乙卯时食伤为用,行东南发福。己未时乃煞,庚申辛酉时乃合禄飞禄,遇印亦可名利;见戊官印、己煞印;忌行丙丁,官煞多贵小富;宜行土金旺地但子少。

十一月亦有飞禄、食木为用,乃刑合夹丘等格。遇申酉时亦宜,己煞清者贵,次者富。壬癸混劫主用乏。如癸巳癸亥癸酉多互即财官煞印,不忌飞玷。亦有土多即煞印,非邀巳格,两月同论。

十二月全阴即煞非飞禄也。先正所谓:“无煞方重用,有煞用难重。”如遇官则化,见己从煞,亦宜印透为吉,怕壬阳混劫金水交争。其癸干冬月甲寅时无印,士金透劫奇,运宜东南方。乙卯时宜火土。全阴行东南发达,忌庚申辛酉在干。丑月无合禄格,申时酉时乃煞印,忌财方,有劫小畏。

壬坐申辰子亥中,比全水局甲无功;

东南北地皆名利,金再相逢又是空。

壬日坐冬申子辰全,日干本旺,若得辰时或干支别透寅甲食神财,行东南大发,见庚戊争征不吉。

以上较长篇幅的摘录《三命通会》论命的系列诗诀及诠释,直接原因就是这些论命思想与观点实在是太重要了不容有所省略。我们知道是,“渊海”派论命的主要依据就是《渊海子评》中的“喜忌篇”、“继善篇”、“十八外格”和以“四言独步”、“五言独步”为主要代表的大量命理诗赋歌诀,而“神峰派”论命的理论依据则是《神峰通考》中的“动静说”、“盖头说”、“病药说”、“六亲说”、“金不换看命绳尺”、“金不换骨髓歌断”、“崖泉男命赋”、“崖泉女命赋”等论命赋诀;至于《穷通宝鉴》一书论命则纯粹是依日干对照月令逐步列出八字组合的数个“关键字”来作为观察八字品质高低的衡量点……这数本命书都是力图建立一种对52万种八字类能够进行全局性把握的论命模式,可惜的是它们的努力或多或少地都存在着重大缺陷而不能系统化且有效。相反的是,只有《三命通会》的这些重要论命诗诀和诠释才真正构建成一个可以驾驭八字所有类型的宏观论命体系。这个“万氐论命体系”是如此的博在精深与浑厚,因此对它们的深入理解和掌握必须要有很坚实的基础命理功力。

笔者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去推算任何一个八字都必须要有古命书上的一些具体“经论”作为论命的主要根据而绝不能仅凭日主强弱为惟一标准去作猜测式或“想当然”般去推命。这是因为任何一个八字都有其“共性”或“个性”的规律,古人对这些规律已尽可能的作了大量的有效的可信的研究认识,我们去判断的时候完全可以参考古人在这些规律上的一些正确认知来作为议命的最主要依据。我们必须要相信古人的智慧,在八字的研究与探索方面古人已经摸出了一条正确之路;至今我们之所以不能很好地推算对八字,主要原因不是古人论命的核心思想和真实理念。当今一些浅薄之人竟然敢蔑视彻底否定古人,完全是狂妄无知的“井底之蛙”,对于这些“井底之蛙”我们无必要与他们去理论了。

例1.坤造  乙巳  戊寅   戊午  壬戍

这个女命八字得来的经过是这么一回事。

笔者是个宗教缘份很深的人,曾对佛经作过较深入的研究,在“六通”上有过一些很特殊的个体身心体验。去年(癸未)春天曾经到北京的“八大处”公园去瞻仰佛指舍利,完事后出了公园等车。车站侧旁刚好有二个摆卦摊的人正在对着一个小纸片讨论如上这个女命的八字,当时笔者心情甚好就凑了上去说了几句命理话;那两个算命先生一听我好像也懂,就让笔者说说这个女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有什么样事情。笔者兴致一来开口就断,这个女命有男人性格,很有可能是从军之人,官至副团级;这些年丈夫有外遇,现在正闹着呢;果然一一不爽。这个女命出生军人家庭,目前在部队服役官至大校,因丈夫有外遇正闹得“满城风雨”而苦恼着。

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笔者推论这个女命的理论依据,即《三命通会》中“春土”的概括性论述:戊土日主生于寅月,寅中甲木偏官无破当权,且日主坐下羊刃;杀刃俱全日主高强,故而定从军之人。又八字三合火局,有火印泄尽官杀木焦土之势,喜时上壬水一点轻轻透出抑制火局得中和之道;故而可作贵论。又甲木为夫星,年支巳宫有戊土、日支午宫有己土、月干戊土皆为日干之比劫,有比劫(姐妹)争夫之象;且桃花犯夫宫,是以丈夫必定外遇。辛巳、壬午、癸未三年甲木夫星逢命中众多戊己土,是以丈夫这几年外遇不断了。

例2.坤造  癸亥  戊午  戊寅   壬戍

这个女命是笔者一位好友岳母的八字。这个八字与上个女命八字类似但杀刃位置不同,且局中水财力量也不同,故而二个八字的品质高低就大大不一样了。

这个女命八字是戊土生于午月,赋文云“戊日午月岁月火多作印绶”议论,但午中又有己士羊刃又可作刃格论;那么如何选择呢?年时壬癸亥三水旺相可以去除月令之火而生杀,所以这个八字作刃格逢杀议论,中运走癸亥甲子运官杀透出去尽局中火印之病,贵至共和国部长,晚运走东方官杀之地依然富贵不竭,任职于全国政协副主席位置。

这个女命八字与《穷通宝鉴》中所论“五月戊士”条文有很多的共性,其文云:“五月戊土,仲夏火炎。先看壬水,次取甲木,丙火酌用,用癸力微。壬甲两透名君臣庆会,    自然桃浪先声,权高位显。又得辛透年干,官居一品。一命辛未、甲午、戊寅、壬子,壬甲两透,印旺杀高,出将入相,名播四夷。”

另外,这个女命八字的广义论也极其符合“夏土”之概括性论述,读者又可以参考着看。

例3.乾造  甲寅   丁丑  甲子  乙亥

这个男命是笔者大六壬面授学员的八字。

甲木生丑月作杂气取,但丑中辛金癸水己土三奇未露,且局中比劫众多分夺己土,印重泄尽官杀之气,不能按冬木取官印杀印局议论看待,只可取冬木用火泄秀来作论。

丁火伤官吐秀喜比劫成众,是以学业过人,现在职读博士。年上比劫成党,祖辈贫贱。甲寅乙亥为比劫之星皆坐长生禄位,兄长和一个妹妹皆在公检法工作。

这个八字是他本人在吃饭时报出来的,笔者对他的性情、婚姻、学业、工作都作了简明扼要的判断。又从98年起重点谈了98、99、2000、2001至2004年这些年份的主要人生经历,令其比较信服。

例4.乾造  庚戍   戊寅  癸酉  乙卯

这个男命在国内外特别在港台是有一定名气的人,他对数术十分信任且有很高的悟性,他曾有缘对国内外好多的数术成名“大师”们作过考量和接触。去年国庆前夕在京与笔者认识,自此以后开始跟笔者全力学习大六壬,笔者对其也悉心指导,希望他能在六壬上达到较高深的境界。

这个八字简单地看,依天干三奇透出作宝贵论是可以的,但此命主要在艺术上成名而近贵并不为官之象;为什么呢?以年月官星被月令伤官先破去除之故。这个命局主要依伤官佩印议论,极其符合伤食重日主弱印有强根的《子平真诠》对“份官佩印”格局的要求,故主学术精通而著名成功于世。这种八字若无深厚功力是很难断对其人生运行轨迹的。

例5.乾造  壬子  丁未  甲寅  丙寅

夏木取富贵论有二条路线:一者用金水来作官印杀印局;二者用火土伤食生财来作局;大忌金水火土相混杂战斗而成下下之格。这个八字甲寅生于六月透出丙丁火神可用火土伤食议论,不料年上壬子水合丁去丙伤食乏力无用,未中己土又被局中比劫重重分夺,壬子水印生木去火仅旺了一个日主身子,财官死绝成禄逐马之象,是以至今孓然一身在京飘荡。

这个男命也对数术十分钻研,曾帮过山东某大师“打过江山”,人是一个很善良实在的人,可惜命运不济呀!

例6.乾造壬子  丁未  乙巳  戊寅

这个男命与上个八字很为类似,也是夏木。这个八字喜戊土透出能去年上壬子水,只要火土旺年可小发致富,但毕竟丁壬一合,戊土又坐寅支去之不尽,格中病症难愈也难作大富贵论。

局中身弱财星比劫争战,定是离异之象。天月德落在日主,性情慈善又必然矣。

大凡一个八字拿来必要用《三命通会》中系列诗诀大纲去套大框框,然后细论“去留舒配”和“轻重较量”,这样方才是一条论命的真路子。

三、穷通寿夭

我们知道从一个八字的十神组合和三主四限就可以大致推断一个人一辈子的主要事象,但是若能够结合大运的话估计推算会更趋于精确和完整。俗说中视日主强为惟一标准从而划分出:日主强行官杀财星伤食、日主弱行比劫印枭俱作吉运;日主强行印劫、日主弱行官杀财星伤食俱作凶运的简单化二分法是十分肤浅可笑的;这是因为一个八字行运的吉凶主要取决于八字全局来言的而不仅仅决定于日主强弱此一点上。

一个八字行运吉凶的确可以凭藉“病药”说来分析周详的。问题是各种命局的“病症”是千变万化无有一定准的,都要具体命局具体分析。大致而言,八字命局中的“病症”有二大类:一者格局之成败救应;二者日主、用神、相神、格局之间的力量均衡问题。前者可以用“去留舒配”来取则,后者则可依“轻重较量”来比拟。不同的格局行好运时就会体现不同的人生好事;同理不同的格局行凶运时就会体现不同的人生灾厄,这些应事当依具体格局来分夺。

关于人生的种种灾难是八字命学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主要包括牢狱、车祸、疾病和死亡等内容。

关于牢狱之灾的看法,一者主要从格局上去判定,特别注重流年对全局的影响。比较典型的是六格之中官杀混杂与身战斗者、财破印党杀与身恃势战斗者、伤官与官星恃势斗争者、伤官羊刃冲动者皆是犯牢狱的主象。二者要从神煞角度去看。

关于车祸疾病的看法,主要是从八字四柱中十神轻重的角度去把握衡量。

关于死亡(寿元)的判定,是八字推算中最要紧的最后一环。古人曾对“死亡”(即寿元)命理作过不少探讨,比如《渊海子评》中的论格局生死引用就是最重要的一篇文章。其文云:

夫格局者,自有定论,今略而述。

印绶见财,行财运又兼死绝,必入黄泉;如有比肩庶有解。

正官见杀及伤官刑冲破害,岁运相并必死。

正财偏财见比肩分夺,劫财羊刃又见岁运冲合,必死。

伤官之格,财旺身弱官杀重见混杂冲刃,岁运又见必死,活则残伤。

拱禄拱贵填实,又见官杀空之冲刃,岁运重见即死。

日禄归时刑冲破害,见七杀官星空亡冲而必死。

杀官大忌岁运相并必死。

其余诸格,并忌杀及填实,岁运并临必死。会诸凶神恶煞勾绞空亡吊客墓病死官诸杀,十死八九。官星太岁,财多身弱,原犯七杀,身轻有救则吉,无救则凶。

金多夭折,水盛飘流,木旺则夭,士多呆杀,火多顽愚;大过不及作此论,亦不可拘。一须肯断二须理会推之,求其生死决矣。

《三命通会?论寿夭》中则云:“子平以印绶重逢者寿,八字停均者寿,六格犯憎嫌者不寿;余验人命信然。”

另外八字命学中又依正印和食神为寿星,以为看人之寿元跟正印食神这二颗吉星大有关系。笔者以为一个人的寿命固然跟八字全局有关,但跟个人禀赋和后天生活方式大有直接之因果关系,故而正印旺相不过不及表示禀赋良好可以获得高寿,又食神旺相不过不及纯粹又不受克损破坏,则表示其人乐观达天又善饮食营养,这些都是长寿的主要条件。换言之,正印食神所代表的心性淡泊开朗生活安定注意保养的种种特性都是有利于高寿的主象,故而古人谓之为“寿星”是极有道理的。

大概而言依照一个八字的格局来判定一个人死于何步大运是较清晰的,不过夭亡类八字的确不甚容易看定。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正常生活到老年后死亡,这种人生的典型呈象信息笔者是很容易看出来的。换言之,看一个人死于大运何字上面是较容易的。现代有些术者以为死亡不可推算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死亡作为人生命运中最重大的一个生命现象,是有其必然之规律可追循的。它代表着一个“小天地”(小宇宙)的毁灭与消失,自有其命运层面上的意义和在大天地中演化形式的结果。

例1.坤造  戊申  己未  戊申  己未

这个女命是北京易友张计华在壬午年春天首次拜访笔者时让看的一个八字,笔者见壬午流年日主戊土犯太岁又见羊刃,又羊刃逢合时月两支,屡犯羊刃流年之大忌;又八字全局年日月时屡犯病符伏吟,就开口直断壬午岁有生死之灾。果然已在壬午年农历三月份(辰月)因子宫肿瘤不治而死亡。

例.2乾造  壬子  甲辰  庚午  乙酉

杂气伤官格,伤食太重财星虚浮反而有背禄逐马之势。庚日用甲木为偏财,甲辰之木固然衰微,主父亲一生贫贱;但甲木偏财未受其他庚辛字攻击反有年上壬子水生助,主父亲贫贱但又高寿。但今年甲申父亲偏财出头重现又三合水局来泛木,恐农历三月份父亲难过。这个命主对笔者所推断还半信半疑,但事实是其父果然在甲申年辰月丙戍日巳时去世了。

大凡看一个人六亲死亡的信息,首先要根据八字全局来定此一六亲的寿元高低如何,然后结合岁运去断。

例3        .乾造  戊申  壬戍  庚午  戊寅

这个男命用年上戊士偏印为祖父;戊土自坐长生又得地支火局相生,可知祖父必为高寿之人。现大运丙寅冲申金又正是戊土之七杀,又知祖父必死于日主丙寅这一步运中。去年癸末中太岁戊癸一合去之,祖父去世。

例4.乾造  癸卯  甲子  庚寅  壬午

这个男命金水伤官见日时木火本作贵命论,不料运走西北;第三步走辛酉羊刃大运形成伤官背禄的格局,于癸亥年因抢劫杀人而判死缓。《通会?金声玉振赋》云:“水冷 金寒兼拱北,身世浮沉”其释:“金水伤官只宜东南行运吉。”金水份官为什么喜走东南忌行西北呢?以金水伤官本身已背禄又行西方逐马之地,财官死绝身世就难免孤独飘浮了;金水伤官运走东南财官之乡为向禄临马则作吉论了。

大凡八字中以金神庚辛申酉为天地真杀气,又会凶神诸恶煞最容犯牢狱之灾。

   例5. 乾造  丁丑   癸丑   壬午  癸卯

5岁大运壬子,流年壬午

这个男孩壬水生于腊月寒冬水冷土寒,全凭年干丁火用神通根支午宫而作生机看;不料月时干癸水破丁,大运壬子流年壬午与日柱伏吟水势泛滥无收,阳刃又冲火星烟灭,竟于壬午岁腊月初四中午上厕所时跌入粪泄淹死。

这个男孩之所以夭亡,主要原因是冬水泛滥而无土神堤防,其死于粪池也是水势波荡之象也。或云冬水冰冻,何来水神泛波之象,乃是命中丁午火解冻而水扬声也。壬子运壬午岁会命局中三水,五水汹涌物极则反而夭也。

例6. 乾造   壬午  乙酉  壬午  丁未

这个男命因为患咽喉癌在辛巳岁做手术后情况良好,但因其毕竟为恶疾令家人十分担心。现看这个八字的寿元,印格用财星破印生官,身主不旺而有官化为杀之象,火财破金印,故患咽喉气管肺部之恶疾。现行乙卯伤官冲击提纲,64岁换运丙辰,财星透出又为日干墓地大凶。但辰中有水余气助日又辰酉生金,病情不会恶化而致无救。惟74岁交丁巳大运,丁火偏财乃酉印之七杀,原局“病症”重遇又三会火局日主绝地,必死于丁字一运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